26、虚伪疯批与空巢小狗(1 / 2)

热书推荐: 燥雨(校园 1v1h) 贰拾【强取豪夺1v1高H】 同桌 暗许(1v1 年下) 蝴蝶效应 套马杆的汉子 (h) 他好大呀!(1v1,sc,he,体型差糙汉) 强睡哥哥后跑路了(1v2 骨科)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青龙角会是仙道大聚的活动,妖魔两族历年来都会发动攻势,搅乱角会。

自从妖道被镇收服之后,角会少了外道的骚扰,人们都不觉得少了妖道帮扶的魔族还会来袭,尤其是,今年的角会在凌云顶进行,毕竟镇压他们好伙伴妖道的司千景就在此。

凌云顶长老们春风得意,觉得面都长在他们的脸上了,凌云顶被延川捧到至高点,更不能容忍安宁数十年的角会,在凌云顶的地界上被打破。

霜过崖被严防死守封起了结界,好在这里处于凌云顶的边界,人烟稀少,又在山崖底下,残余的魔气并未被人发觉,仍旧热火朝天的进行着角会,满怀期待角会落幕时的压轴好戏——凌云顶掌门之争。

众人现在还未曾可知,两位本是角会最后主角的天之骄子,一位被魔族大将夺舍身殒,一位被秘密罚下十叁道雷劫,驱来清除霜过崖的魔气。

霜过崖气候冰寒,寸草未生,枯木枝桠上结满了倒挂的冰锥,晶莹剔透的结晶面晃着微光,折射出此地唯一行走的血衣人影。

司千景踏着轻盈的步子,抬手滑过空气之处,丝缕黑死气息化为实质追随着他的指尖,纳入体内,辉映的瞳眸因魔气的滋润,眼瞳的金更加纯粹耀人。

吸食完魔气,霜过崖下也已净化彻底,他走到寒潭边停下,被离魇踩裂成两半的龙纹玉佩静静躺在那。

他并未视线停留在那块玉佩上,就算知道这是碧霞花心血给凌少杰雕刻的,他的心绪也未曾有片刻波澜。

督公院的刑罚引来的是天雷,换做旁人,挨上几道就要魂飞魄散。

圣体有自愈之力,短期内也无法完全恢复雷刑之伤,他身上的白衣已被血浸染透,寒潭中倒映出的模样让他也有些怔神。

许久未见这副落魄样了。

安清见过他幼时在魔域的惨景,要是让她看到,又要勾起吓人的回忆,伤势恢复的慢,他还是先不与安清见面了。

放到以前,司千景会借势卖惨,让安清同情心疼,软着身子来安慰贴他,就同他在梦魇症时喂下她的那颗丹药,让她入了自己的梦时一样。

梦魇症时她被自身梦境记忆困扰,睡得一日比一日久,再耗下去必死无疑,为了将她拉出记忆的循环,让她在陌生的梦境中能更好得保持清醒,便用了那颗引梦丹。

司千景存了私心,搜神一事是他有错在先,借梦中过往的苦肉计,安清事后能心软原谅他。

他无法干涉梦境,在梦醒后能知晓梦里发生的一切,在安清面前还装作不知情,听她生涩的诉请,来填补他内心无穷尽的渴望。

曾经他是被剥夺了情感的傀儡,被生母抛弃斩断亲情,魔族分食日夜折磨,妖族偷袭命悬一线,凌氏欺辱不公平对待,魔气缠身对他日以继夜的洗脑,数不清的恶念侵蚀着他,司千景都未恨过他们。

仙与魔不过是换了件皮囊,内里都是一样的腐烂无趣。

亲情他不曾拥有,妖魔本就与他对立死敌,凌氏与他有利益相争,魔气是他血脉所背负的孽。

他只需一步步踏上顶峰,俯瞰天地。

他与他们本就不同。

穷极一切所追逐的只有顶峰的权与实力,他修炼天赋异禀,又刻苦勤学,在外杀妖证道,统领仙门除魔保护人界,内斗除去凌氏想扶持的旁支,守住首门地位,让凌氏不得不承认,毫无背景的他是除此之外最好的人。

享誉盛名,又孤冷独立于世。

安清像他躯干中唯一缺失的零件,当她出现后,他腐朽的情感开始运转,开始有了七情六欲,尤其对她。

安清喜怒嗔痴的可爱表情仿佛切实在他眼前出现了,寒潭波影中的男子放软了眉眼,倒映出清丽绝色的容颜。

她在偏院的那番话句句都在敲碎他的心,恨不能立刻把她抱在怀中安慰,她刚受了惊,又蹭到了脏东西,本该由他好好呵护的。

安清愿意为他着想,宁肯往自己身上抹脏精,让碧霞心疼好放过他,那种出于本能保护他的意识……证明是真的喜欢他吧。

真好,妙极了。

他诡谲的笑起,金瞳闪烁着光,吸食足魔气的堕落仙尊此刻愉悦之极。

他收获了世间最难得的至宝,独一无二专属于司千景的。

那些虚伪的话他说起来顺口极了,放她离开?只有安清才会信,一直坚持到回凝香榭阁都未曾掉泪的小人儿,听到要让她离开时泪花怎么都止不住。

那一刻司千景内心瞬间被填满了,诡异病态的满足和痴迷,魔气躁动发狂的在体内乱撞,兴奋活跃程度,几乎同一剑刺进在凌少杰身体里的离魇一般。

他的感情令自己都窒息,理智清醒的知道他在做错误的选择,可他仍旧义无反顾地踏上了独木桥。

像疯狂的恶魔,奔逃在漆黑无望的道路上,相信终点有人在等着他,愿意接纳承受他的异样。

安清是荒漠中的甘霖,幽夜中的明光,滋润他的干涸裂缝,点亮他的死寂灵魂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新书推荐: 强睡哥哥后跑路了(1v2 骨科) 他好大呀!(1v1,sc,he,体型差糙汉) 西沉寂静地 (校园 h) 重生之再问仙路(NP) 被反派强制爱了[快穿] 涩涩小脑洞(百合短篇) 宗门上下皆绿他 NPH 【NP】一朝马甲掉,全员皆变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