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、放手(1 / 2)

热书推荐: 燥雨(校园 1v1h) 贰拾【强取豪夺1v1高H】 同桌 暗许(1v1 年下) 蝴蝶效应 套马杆的汉子 (h) 他好大呀!(1v1,sc,he,体型差糙汉) 强睡哥哥后跑路了(1v2 骨科)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安清视力恢复,脑中的晕眩还未散去,疼痛麻痹了的神经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思考速度好像在做慢动作,太多事的冲击已经搅乱她的大脑了。

此时她心中唯一怕的就是,大劫的事件会不会被她毁了!

酆都大帝交代她的是帮助完成大劫,除了情劫还要确保其他劫数的正常运作,现在全乱套了!

就算查出与魔族有关,以仙道对沾染上魔的忌讳程度,凌氏素来又看重颜面,怎会让这个消息外传出来?

如今凌少杰身死已成事实,司千景就会被凌家长老推到风口浪尖上成为杀人犯,即使凌少杰已经在被离魇夺舍的时候就死了……到时候掌门之位也会被凌家旁系收入囊中。

她要想办法……想一个即使夺舍之事无法公之于众,也能让司千景动手变得更加合理的原因,让凌氏不得不承认的原因。

心焦与此事,安清无心关注司千景后来说了什么,此刻门外动静变得热闹,人声中她辨别出碧霞的声音,唤着凌少杰和她的名字,已经到了院外。

来不及了,她心一横,扯乱司千景替她拉回的衣襟,揩起红白相间的秽物往腿间抹去。

恶心是第一反应,安清差点呕出声,还怕不够明显,想继续添,被司千景攥住手,此时他面无表情的样子有几分吓人,安清来不及解释,几乎是同时,碧霞带人走进院内。

司千景默不作声,拿出长披替她裹上。

“安清,我被炼器比试场上的事故拖住,耽误了时间,你传符来,可有恙……”

偏院房的大门在司千景来时已被劈烂,从大院门走进几步就能看清房中的情景,血腥气更是飘到了院外。

碧霞在赶来路上就感觉到了偏院的异动,血腥味更加证实了她来时的不祥预感。

司千景护人的动作虽快,她也还是看清了,安清浑身是血,向她炫耀过的新衣裳被撕得破烂,肿胀淤青的面颊,还有腿间的精污……

刻在她骨子里的那夜记忆被触动,红唇微颤着想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挡住了身后随从的脚步,独自一人进了正堂。

走近看到了凌少杰了无生息地倒在血泊中的惨状,与他涣散的瞳仁相对视后,崩断了她最后的弦。

“司千景……这里是什么情况。”

“安清的护印有异动,弟子赶回来后看到他正对安清出手,便杀了。”

他平直的语调漠然描述着,对杀人不怀一丝愧疚之心,连同门情深的戏码都懒得装了。

少——他怎会做出这等荒唐出格之事,你抓住他问清后再做惩处也不迟,怎能狠心直接下杀手?

念及院外还有人候着,碧霞挥出一道屏障隔开声音,恨声质问,“你是觉得掌门位非你莫属,我拿你没办法吗?”

长老,看到那种场景,弟子并非圣人,事事完满,也做不到冷静。

司千景鲜少有失控不掩饰情绪的时候,她后知后觉发现身旁人的异常,迷茫于不知该如何安慰,左看右看怒到极点的两人,确认眼前更需要稳住碧霞,手中握紧他的臂膀,哑声开口。

“姑姑,事情不全是你看到的这样……”

她视线转到了被离魇撕碎在地的驱魔符,碧霞注意着安清,见她视线所及之处,发现了那堆符纸。

两人经常在书阁相聚,碧霞也记得安清画的符箓样式各有何属性,见到残片上的纹样,震惊得站不稳脚,再看安清,想从她的眼里确认。

门外还有其他人,安清不当众明说凌少杰的死因与魔族间的牵连,让碧霞难做,只得隐晦提醒。

安清默默点头。

魔,又是魔,从她决心修道征战的那天起,早该想到,与魔道对立,杀孽的罪终会报应回来。

从前是她,现在是少杰。

碧霞悲戚,浑身竖起的尖刺失去了攻击性,颓丧无力,她不再与司千景争吵,缓步捡起丢落一旁的佩剑,剑穗处空荡荡,放在凌少杰的尸首旁,深深的看他最后一眼,替他阖上双目。

“安清你受惊了,先回去修养治伤要紧,其他的事先不要再想了。”

碧霞守着爱子,并未回头,柔声安慰安清,“我会还你公道,也还少杰一个公道……司千景,你随后来督公院监守,罪罚待我查明因由后再定。角会不可生大事端,这件事现在不能声张。”

碧霞是母亲,也是凌云顶现任的代掌门,叱咤延川的上一代佼佼者,角会出现魔族,她还要部署防敌,彻查真相。

人死灯灭,痛却会跟着生人,如影随形,蚀骨缠身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新书推荐: 强睡哥哥后跑路了(1v2 骨科) 他好大呀!(1v1,sc,he,体型差糙汉) 西沉寂静地 (校园 h) 重生之再问仙路(NP) 被反派强制爱了[快穿] 涩涩小脑洞(百合短篇) 宗门上下皆绿他 NPH 【NP】一朝马甲掉,全员皆变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