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、报复(1 / 2)

热书推荐: 燥雨(校园 1v1h) 贰拾【强取豪夺1v1高H】 同桌 暗许(1v1 年下) 蝴蝶效应 套马杆的汉子 (h) 他好大呀!(1v1,sc,he,体型差糙汉) 强睡哥哥后跑路了(1v2 骨科)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事实证明,天真的是安清。

此刻灵力化成的锁绳捆住手脚,她倚靠圆柱坐在地上,懊悔怎么没多出门走走,除了书阁和凝香榭阁哪儿都不认路,连碧霞姑姑的居所都不知在何处,以至于让‘凌少杰’把她带到这不知名的偏院,进门就被五花大绑住。

离魇已是胜券在握,踱步于安清面前,蹲下身,虎口掐住喉颈,逼她抬头对视。

“你倒是与司千景般配,修为如同蝼蚁,胆量倒不小。你已是瓮中之鳖,竟还不敢到害怕吗?”

要是害怕就能解决问题,她能立马吓得抖成筛子给他看!

“你为何这样做?我与你无冤无仇,也算帮过你,若与司千景不对付,那你去寻他打一架呗,抓我有何用。”

他堂堂魔族大将,自然不能说是打不过司千景才迂回来找其他弱点。

戳中了离魇的痛点,男子阴测测道,“司千景与我之仇,自会有他人帮我报。我倒没想到,背叛魔域的小畜生竟有一日生了牵绊,为了他人私用魔族术法,若是将你杀了,他定会痛不欲生。”

安清听出他语意不对劲,凌少杰不可能知道这些,脑筋转过弯来,惊道,“你是魔族?”

“还不算蠢笨。”他嗤道,“托本将的福你才能活,梦魇症可不是随便谁有办法能治好的,你这条命是我给的,现在任凭我处置!”

安清在半梦半醒间听到过司千景说过一个名字,离魇,她对这个生死簿上的路人甲知之甚少,经过司千景梦境之事,她对魔族更没什么好印象,可眼下形势不允许她再反驳激怒离魇,为了拖延时间,安清一忍再忍,按耐住想骂人的嘴。

“离魇大将,你说司千景背叛魔族又是什么意思,他不是凌云弟子吗?”

知晓她存了拖延时间的心思,但离魇并不把安清那点实力放在眼里,凌云顶只有司千景和式微的外姓弟子护她,有两个实力稍强的想阻挠他,也被他制住丢到一边去,不可能赶到这里。

他最后的残魂撑不了多久,许是人之将死,安清那句大将喊得识相,他大发善心愿意同小儿多讲两句。

“哼,看来他也知自己身世不光彩,不与你讲,本将就让你死的明白。他身为半魔,出生就被丢来魔域,魔王见他天生圣体还有用处,留他一命,放他出来卧底仙门,静待时机打开魔域封印,与我族里应外合,击垮仙门,可他竟狡猾逃脱了控制,反来剿杀我们魔族!”

“既然说他背叛,你们大可以在仙家众派面前揭发他呀。”

她故意顺着话接,离魇斜睨了眼,面露不屑。

“你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,居然让敌人揭露自己的道侣……再说你能想到的,魔族不会?可是这小畜生在仙人两道的人望太高,他们怎会信魔族之言?难得说了实话,仙道小儿们权当是在挑拨离间,司千景……早该在魔域的时候将他扒皮抽血,一滴不剩!怪魔王留他活路,害得我今日形神俱毁!”

凌少杰清秀的面容受离魇影响变得扭曲骇人,残魂的魔力出现了强烈的起伏波动,安清感觉到手脚的束缚力减弱了些许。

她一直表现的柔弱不反抗,总算等到了机会,因为回忆,残魂对她的注意力下降了,安清调动全身灵力汇聚于掌心,想要冲破绳索。

“说起司千景的身世,我想起来件有趣的事……”离魇手指划过她的面颊,癫狂的笑容放肆邪恶,“司千景的半魔血统,还有我的一份,如此算来,你该改口叫我父亲。”

“若是你也被人骑辱胯下,司千景的脸色定会更加精彩。可惜我的肉身已灭,不能教你生下半魔之子,遗憾啊。”

他的手开始撕扯她的衣襟,安清忍无可忍,手上的束缚解除后立刻甩出全部的驱魔符,推开男人欲压上来的身形。

离魇大喊着痛苦地后退跪倒在地,身上丝丝的黑气溢出,化成实质灼热的温度烧破了衣服,露出伤口里的外泄魔力。

安清再没有更高攻击力的符箓和术法了,趁他被击倒的时机再度凝力解除自己脚上的控制,光团才刚凝聚成型,一道寒光突闪过,挽出的剑花染上鲜血的赤红。

待看清脚腕处的伤口被划断了筋,疼痛才席卷而来。

突如其来的袭击打断了施法,安清重重跌靠回地,煞白的小脸紧绷,含恨瞪着持剑而立的男人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新书推荐: 强睡哥哥后跑路了(1v2 骨科) 他好大呀!(1v1,sc,he,体型差糙汉) 西沉寂静地 (校园 h) 重生之再问仙路(NP) 被反派强制爱了[快穿] 涩涩小脑洞(百合短篇) 宗门上下皆绿他 NPH 【NP】一朝马甲掉,全员皆变态